葵花药业(002737.CN)

葵花药业黑天鹅事件悬而未决 控股股东频繁质押股权为哪般?

时间:20-07-03 22:38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葵花药业(002737)黑天鹅事件悬而未决,控股股东频繁质押股权为哪般?


质押,解除质押,再质押……似乎成了葵花药业(002737.SZ)近年来公告的主旋律。

7月2日,葵花药业公告称,其控股股东葵花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葵花集团”)质押3700万股,占其持股份比例13.95%,占公司总股本比例6.34%,质押用途为偿还债务、补充流动资金。葵花集团此次质押股权市值高达5.4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葵花集团频繁大额股权质押的信号较为异常,2020年,葵花集团已质押5笔,截至7月3日,葵花集团累计质押股份占其持股比例49.51%,占葵花药业总股本22.48%。同时,质押原因从往年的“融资”为主,转变为2020年的“还债”为主。葵花集团为何有如此大额的还债需求且不得不质押股票?7月2日,《华夏时报》记者致电公司证券部询问并应其要求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频繁质押与还债

葵花药业在7月2日还公告了一则股份回购进展——公司截至2020年6月30日回购股份157.52万股,占目前总股本的0.27%。公司曾于2019年末宣布拟使用不超过1亿元的自有资金回购227.27至454.55万股。同日,有投资者在深交所平台关于为何回购进展缓慢、大手笔股份质押的问题向葵花药业董秘提问,董秘只回复称:“公司将按计划稳步实施股份回购。”

7月3日下午,在《华夏时报》记者等待葵花药业回复采访函之时,葵花药业又发布了一则控股股东部分股份解除质押公告,将3800万股提前解除质押。而这则公告,将前一日葵花集团质押股份占其持股63.84%的比例降到了49.51%。

不过记者发现,这笔用于融资的股份质押在2020年3月13日经葵花药业公告被办理了延期购回手续——原质押到期购回日为2020年3月12日,被延期至2021年3月11日。如今算是公司又一次变动了解除质押日期,在被延期的基础上提前8个月解除。

《华夏时报》记者查询葵花药业历年公告发现,葵花药业关于股权质押的公告,在往年以实控人关彦斌质押并进行融资为主,从2018年6月开始,质押动作主要由葵花集团发起,从2019年11月开始,6笔股权质押的原因全部涉及“还债”,合计约10.85亿元。截至目前,公司被质押股权市值累计约19亿元,共8笔。

实际上,控股股东葵花集团与上市公司葵花药业是“一家人”,葵花集团对葵花药业持股45.41%,葵花集团的大股东即葵花药业的实控人关彦斌,对葵花集团持股51.85%,截至2020年7月3日,对葵花药业直接持股9.54%,与间接持股合计共持股33.08%。在关彦斌于2019年1月份辞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职务后,除2019年1月末进行过一次补充质押外,再未以个人名义办理过股权质押。

那么截至目前,葵花集团通过质押股票所得资金,主要用于哪些业务,或哪些分公司的债务、融资、经营等需求?为何频频通过股权质押这一方式进行套现还债?集团层面乃至上市公司缺钱了吗?葵花药业方面未能给出《华夏时报》记者回复。

实际上,根据葵花药业的财务报告分析,上市公司并不差钱,例如在2019年末,葵花药业的流动资产为30.93亿元,流动负债为13.17亿元,流动比率约2.35,偿债能力尚可。2019年,公司未分配利润约14.86亿元,截至2020年3月底,公司货币资金约16.99亿元。

“企业进行股权质押,相当于变相减持,如果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目的是为了融资,谋求新的利润增长点,是有利公司股价的。但如果质押的目的是为了通过加杠杆还债,可能反映了公司存在流动性不足等财务困难。”某资深会计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上市公司的流动性充足,那可能是集团下属其他子公司的资金需求,否则需要深入研究葵花药业的财务报表了。”

边回购边减持

2019年10月30日,葵花药业宣布拟使用不超过1亿元的自有资金回购227.27至454.55万股的股份,占公司当时总股本的比例为0.39%至0.78%,回购价格不超过22元/股。回购的股份将用于后续实施股权激励或员工持股计划,回购股份期限为自董事会审议通过本回购方案之日起 12 个月内。

7月2日,葵花药业在公告了关于该回购股份的进展——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回购公司股份157.52万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0.27%,累计支付的自有资金总额2276.25万元。

一位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葵花药业该回购项目系为稳定股价,股份回购一方面能够利于股价,另一方面,回购的股份用于后续实施股权激励或员工持股计划,有利于提升员工积极性。但是回购金额不到1亿元,回购比例最高上限占总股份不到1%,对股价的刺激作用或许微乎其微。

同日,投资者在深交所平台对董秘提问称:“公司回购股份‘雷声大雨点小’迟迟没有进展,是觉得现阶段葵花药业的股价过高还是资金不足?和最近大手笔股份质押有无关连?”葵花药业董秘并未正面回答。

除了控股股东葵花集团频频通过股权质押变相减持外,实控人关彦斌的实际减持也一直在进行中。当时在宣布回购方案的同时,公司还提及了实控人关彦斌和董事刘天威的减持计划,关彦斌计划于 2019 年 8 月 5 日开始,减持不超过1662万股,刘天威计划于2019年11月21日开始,减持不超过 43万股。

今年1月,关彦斌减持计划期限届满,共减持股份占公司总股本1.35%,减持后剩余股份占公司总股本10.03%,刘天威减持计划终止,减持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0.04%。而关彦斌的减持仍在继续,葵花药业在今年4月8日公告称,关彦斌计划于2020年4月30日至2020年9月30日,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1465万股,占其直接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25%,占公司总股本的2.51%。减持股份的原因还是和之前一样:用于履行其与前妻张晓兰离婚协议中相关财产支付约定。

悬而未决的“黑天鹅”事件

目前关于葵花药业的大部分资本动向,无不伴随着2019年初公司“黑天鹅”事件的余震。

2019年3月,葵花药业年报披露称关彦斌因个人原因与他人发生纠纷造成身体伤害,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据悉,调查处罚类型为被司法机关或纪检部门采取强制措施,目前涉及案件仍在侦办中,结论尚无。在“黑天鹅”事件发生后,原董事长关彦斌两位女儿关玉秀、关一的接班可谓仓促。如今,具体调查进展如何了?该问题亦未得到葵花药业方面的回复。

葵花药业的股价受上述事件影响巨大,关彦斌辞职公告发布后,2019年1月3日,公司股价跌至4年来最低价10.97元,随着关彦斌被捕的消息传出,4月10日上午,葵花药业股价盘中触及跌停,随后的股价一直未能走强。

目前,关彦斌有29%的葵花药业股权仍处于冻结状态。根据葵花药业7月3日公告的最新数据显示,关彦斌目前被限售和冻结的股权数量约4393.53万股,以当日收盘价14.63元计算共约6.43亿元。

2019年4月26日,应张晓兰的诉求,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法院冻结了关彦斌持有的约1928万股葵花药业股票,冻结到期日为2021年4月25日,占公司总股本的3.3%,以当时股价计算约3亿元。公告陈述冻结原因为“关彦斌先生因与张晓兰女士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以及“与关童骏抚养费纠纷一案”,对应当时关彦斌尚未支付给张晓兰的2.5亿元现金补偿,以及6000万元其子关童骏的抚养费。

2019年是“关二代”接班上任的第一年,2019年的葵花药业的经营业绩虽未亮眼,但也算稳住了大局,2019年,公司净利润5.65亿元,同比增加0.38%,营业收入43.71亿元,同比下降2.24%。“儿童药”“中成药”仍是葵花药业的产品关键词。2019年,公司中成药营收33.13亿元,占总营收比重75.80%。葵花药业2019年年报称,公司产品全面覆盖“儿科、妇科、消化系统、呼吸感冒、风湿骨病、心脑血管”六大治疗领域。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